[隨筆]關於回頭這件事

dsc_0566

今晚在回家的公車上聽著魏如萱的新專輯《末路狂花》,聽到「一萬個不回頭的方法」這首歌,不知怎的腦海裡立刻浮出另一首歌,陳珊妮的「如同悲傷被下載了兩次」

事出必有因,無風不起浪,在晃蕩晃蕩的公車上思考,得出了以下的想法。

斷然離開一個人、一段關係、一個地方,是第一次的悲傷;努力說服自己不回頭,是悲傷再次被下載。

每一次的悲傷何時會被抹去沒人能說得準,初期我們總是雙手一攤說,「不可能!」,怎麼可能真的告別,雖然不會真的回頭,但往往也把自己深埋在過去的回憶裡,不可自拔。此時像個活死人的你,總要親朋好友使上吃奶的力氣死拖活拖,才能拖出家裡,看看這世界還有其他的美好。

既然下了決定離開,就要對自己負責,隨著時間的過去,悲傷的情緒也越來越淡,回憶的念頭也越來越少,甚至當初讓自己悲傷的人事物,也逐漸模糊不再清晰。從當初一萬個不回頭的方法,現在成為一萬個讓自己往前的方法。

回頭,就不必想了吧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